散文

如果您有好的美文美图,不要忘了分享哦! 阅读美文丶留住感动瞬间...我要投稿
  • 总在这样的雨夜,想起风雨飘摇中一个乡间女孩的面容,虽然我们从未真正谋面,但那近百封长长短短的信,使我得以进入她心灵的深处,她的一举一动总引来我的关注和忧虑。? 1989年5月,我的处女作《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》在《农村青年》得以刊发。那是一篇仅有800来字的小...

  • 病中的姥姥

    2022-03-20

    姥姥病了,睡倒在床上大半个月了,脸色灰暗,气息奄奄,仿佛去日无多。 一直以来,姥姥都特别在意自己的身体,稍有不适便缠着儿女们陪她去买药瞧病,做各种检查。姥姥的养老金和低保以及所有积蓄大都消费在医院了。姥姥只相信医院和医生,她说只有医院和医生才能救她的...

  • 怀念父亲

    2022-03-20

    父亲,对于我已变成了永远的记忆。年华如驶倏又一春,如今父亲去世已近六年,六年里父亲的音容笑貌时时重现在我的脑海里,温暖而又悲伤。每次听到刘和刚演唱的《父亲》都不禁使我热泪盈眶,也愈发怀念起父亲生前的日子,常沉浸其中不能自拔。 因为沾了家里有右派的光,...

  • 缅怀父母

    2022-03-20

    一年一度的清明节将至,特别的思念父母,父恩大于天,母爱大于地。儿行千里母担忧,怀抱儿孙思母恩。在我的心目中父母亲就是棵参天大树,为儿女遮风挡雨。呵护着你成长,永远牵挂着你的人。 母亲在我记忆中就是煤油灯下,纺不完的线、织不完的布,没黑没明的给儿女做布...

  • 我的首饰很少,出嫁时娘家陪送了一套全金的首饰,二十年前,小城闭塞,不象现在的小孩儿,钻石呀,白金呀,不屑于黄金这种俗气的装饰。前些天和丫头聊天儿,我说:什么时候你出嫁送一套金首饰可好?她苦着脸央求,可不可以送别的,或者不送也行。我非常严肃的告诉她,...

  • 我在“阿夫乐尔”号巡洋舰留影 25年前,也就是1992年7月,我随中国化工代表团访问俄罗斯。那天,我们来到圣彼得堡停泊在涅瓦河边作为教育基地的“阿夫乐尔”号巡洋舰参观,尽管是阴天,俄罗斯朋友还是高兴地为我在此拍照留影纪念。 当时我想:今天站在这里身临其境,雄...

  • 走过绿荫小道,地面上一朵落花,触动了思绪,于是随笔作文。 ——题记 是的,我自己也始料莫及,原以为,我会灿烂一个春季,然后,带着赞赏的目光,带着暖暖的不舍,轻轻地告别世界。 没想到,一阵风雨,我在刚刚绽放的时候,过早地零落了。 首先是风,夹带着些许的冬...

  • 已经好久没有这份激情了,看满山柚绿,蜜柚花香飘万里,整个平和的土地,又开始有了新的展望。 平和是“全国柚都”,以生产蜜柚而闻名遐迩。 是啊!在故乡的这块土地上,到处都栽满蜜柚果树,可是已经连续几年了,蜜柚的价格却上不去,果农们,盼星星,盼月亮,都期盼...

  • 春节一过,金坛区的同志就约我给他们作一次讲座,因忙于杂事而未能成行,一直到清明节小长假的前一日才得空前往。 此时的江南大地,到处生机勃勃,五颜六色的花在道路的两侧依次盛开,白色的有玉兰,粉红的有山樱,嫣红的有海棠,还有颜色更深的紫荆。汽车在沿江高速公...

  • 一、“铡刀” 我不知道在别的地方把螳螂俗称作什么,而我们这一带却把它叫做“铡刀”。小时候,好奇心重,疑疑惑惑地就想知道为什么把这种虫子叫做“铡刀”,但周围的人谁也说不清楚,有时候被问得烦了,便对我嗤之以鼻:“这孩子,怎么老是问这个?该不是有些呆傻吧。...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