散文

如果您有好的美文美图,不要忘了分享哦! 阅读美文丶留住感动瞬间...我要投稿
  • 村里的老槐树老得已经无法考证了,长得很粗壮,两个成年人合抱都费劲,但是却依然枝繁叶茂,而且中间的树干向天空直直地伸去,遥指着深蓝的苍穹。它早已成为了村里人眼中的宝,一年又一年地保佑着小村庄。所以,村里人自从记事起都自觉地保护着老槐树了。几十年,甚至...

  • 花城两日

    2022-03-27

    我第一次到花城广州时,是在国庆节前夕的深夜。一出门热浪扑面而来,很快汗水不知不觉爬上了面颊,空气沉闷湿热,街两边的商店有的已经打烊,也有灯火通明继续营业的。我们就近找了一家小吃店,要了云吞面,端上来一看原来就是经常吃的馄饨,只不过换了个名称而已。 前...

  • 老城茶馆

    2022-03-27

    贵州老织金城,大街小巷中,散在不起眼的茶馆。 没有任何招牌,屋内布置简单。一间几十个平方米的房间,分为戏台、休闲厅和灶台三个区域。一个掌柜,一个伙计,基本就能应付平时的茶客。若逢茶馆有特别节目,如有文琴戏等演出,忙不过来时,掌柜会喊家人来帮忙。 七八...

  • 荒芜的书房

    2022-03-27

    家有书房,也算是书房吧。尽管只有几平方米,东西长三米多,南北长三米多,只有一个书桌,二个书橱。我家住的是平房,在盖西屋偏房时,当时年轻气盛,青春飞扬,什么三毛、琼瑶,一浪高过一浪的文学热潮,我也在其中。加上孩子也上学了,也得给他一个清静学习的地方。...

  • 如果说,音乐是荡涤心灵的清泉,歌声则是启迪心灵的钥匙!而军营里的歌声,更是起到鼓舞士气、凝聚力量、激励斗志、展示军威的作用。细数人民解放军走过的九十年发展历程,每遇强敌总能迸发出强大的精神力量,进而取得最后的胜利,这种舍我其谁、排除万难、战胜一切强...

  • 此生爱容若

    2022-03-27

    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。 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心人易变。 骊山语罢清宵半,泪雨霖铃终不怨。 何如薄幸锦衣郎,比翼连枝当日愿。 ——《木兰花令》 纳兰是他的姓,容若是他的字,性德才是他的名。有人呼他纳兰性德,有人叫他相国公子,而我却独爱直唤他容若...

  • 深山·古寺

    2022-03-27

    朔风,枯草,荒滩,乱石。 深冬的河西走廊本来就是一片萧瑟,而东大山的萧瑟更让人心慌,那溢满眼目的灰黄,如穿越了时光的隧道,步入了一个洪荒古地。 冬日的太阳静静地照着,刺骨的寒风呼呼地吹着。 荒滩空旷,乱石硌脚,光秃秃的山峦仿佛刚刚经受了烈日的炙烤,一片...

  • 清朝乾隆初年,西河场尚是一片贫瘠之地。那时,广东梅县、长乐县及湖北、江西一带的客家人迁徙于此,聚族而居,以耕读为本,逐渐扎稳脚根。经过数代人的勤俭奋斗,出现了刘氏、朱氏、苏氏等名门望族。于是,他们牵头筹资,陆续修建了南华宫(广东会馆)、禹王宫(湖广...

  • 只因在那纤陌红尘中的惊鸿一瞥,却成了一生割不断的眷念。 “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楼台烟雨中。”北国千里,烟雨江南,江南似乎自古多烟雨,古街旧巷,一把油纸伞,一块青石板,江南似乎自古也多愁。江南水乡,水乡中的江南,恰似剪不断,理还乱的别有一番滋味。让人神...

  • 我曾工作、生活了二十七年的第二故乡---水乡金湖,向以一县坐拥三湖(高邮湖、宝应湖、白马湖)而为世人称道。想当年,我从家乡投进这水乡的怀抱,迎接我的便是这碧波万顷的一片湖水。 在返回水乡的日子里,我总想再次去领略那秀美的湖上风光。那日,当我们告别让人心...

赞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