散文

如果您有好的美文美图,不要忘了分享哦! 阅读美文丶留住感动瞬间...我要投稿
  • 十月下旬本来是淫雨霏霏的季节,可月末的最后两天却是艳阳高照。受多情的太阳眷顾,参加“颂我家乡美”采风活动的市县诗人、作家、摄影家如期踏上行程,参观了帝师文化公园建设成果,感受了唐瑜古墓悠久的历史,游历了铭远农业生态园,察看了向守志将军故里,收获了满...

  • 风雨从容

    2022-04-02

    来德国不知不觉三年多了,熬过了最初的思念和茫然,走过了最初的惶恐和不安,终于明白:却原来,一个人,也可以活成千军万马。?? 记得来德国的时候正是秋末初冬,给我的感觉就是德国的雨真多!从来没有真正的晴过一个礼拜,好像天天都在下雨。 时间久了,和来德国长住...

  • 期待温暖,便倾听着你的讯息,直到飘落的雪花不再冰冻,千家万户熄了炉火,我似乎已经听到了你临近的脚步。 推开窗户,呼唤你,你在我耳边虚语,说你无处不在,我便拥着暖暖的阳光走上堤坝,脚下的土质好松软,时时有支起的一片片泥土,我知道那是野菜的种子在萌发着生...

  • 日染一瓣

    2022-04-02

    哪天不写作,就会觉得灵魂薄了几分,会觉得整个人缺失了一角。而每天写啊写,又总觉得怎么也没办法将自己写圆满,所以更加努力地写。 写作对我来说是命,是生命的命,也是命运的命,更是使命的命。一日一日,一年一年,从没有生厌生烦生苦闷。你看那些花,一天天地开,...

  • 我的家乡坐落于大西北甘肃省一个偏僻落后的小山村,四面环山,在小村庄靠北面,有一座黄土大山,当地人叫“庄窠梁”。在黄土大山的山坳里,有一座只留下残壁断痕和瓦砾旧庄窠的遗址,因此,这座黄土大山,便以“庄窠梁”来命名。 据当地老人口头相传,在清朝同治年间,...

  • 白天的月亮

    2022-04-02

    年猪 年前,是冬天最冷的时节,山村的冷是湿的,直接冷进骨髓里,还好,母亲已烧好了一盆炭火。烤了一会儿火,脸都烘得红红的,我发现屋里少了个人。是父亲,这会儿,父亲应该会戴个老花眼镜,坐在火盆边,很认真地翻看他从地摊上买回来的风水命理书。我说爸呢。母亲说...

  • 秋诉

    2022-04-02

    只在一念之间,季节改变了味道。花的颜色在雨中迷离。淡凉的清爽在晨曦的点缀里由心底渗入。远方的枯黄在暮色里一点一点地侵袭,印染着草原的底色。在我们毫无察觉的意境里蒙上了它最初的色道。让我们在一场梦里回味。 脚下的湿地交替着参差不齐的滴滴点点。细细的碎红...

  • 我生于乡下,几个月大被妈妈抱去了城市,偏居一隅,在街道中长大。城市很大,多是纵横交错的公路,留下的老街道不多,至今还会暗暗庆幸自己能够遇上。 老街道上都是青石板路,蜿蜒曲折,密集成网。一条一条相互延伸连接,枝枝叉叉地漫展,最后曲曲弯弯地隐没。 踏着青...

  • 初雪之恋

    2022-04-02

    一 “北风卷地百草拆,千树万树绽梨花。”下雪了,雪幕盛大,无边无际,天地一片苍茫。这场雪不早不晚,正赶在立冬这天倾情飘落,就像是安排好的,那么巧合。这是北国入冬的第一场雪,像飘落的丁香花,纷纷扬扬,将天地之间拉开一张巨大的白色帷幕,遮挡了秋日的爽风,...

  • 小时侯不喜欢听到蛙声,咕呱咕呱的很让人烦躁,尤其是蛙声响起来的夜晚让我莫名地害怕,母亲总要搂着我才入眠。 而今,我大学毕业后离开了父母,已经有15年了。由于住的地方距离河岸比较远,所以,很长时间没有感觉到蛙声在耳边响起了。有时心底竟然悄悄地泛丝想念。人...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