短篇小说

如果您有好的美文美图,不要忘了分享哦! 阅读美文丶留住感动瞬间...我要投稿
  • 赤风号

    2022-04-04

    一、 在黑暗的台风之夜,听到了传说中的精灵从海上呼唤着自己名字时,阿龙毛骨悚然了。他更恨起衔着烟斗、故作镇静的养父。 养父老龙头在桃花岛一带渔民嘴里,也算是个半人半怪式的人物。在几十年的撑船生涯里,几次翻船几次死里逃生,一次还落进“台风眼”里,其他的...

  • 一 这几天总是胡思乱想,本想抑制住那条令注意力不集中的神经,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,那条神经犹如一匹脱缰的野马,肆无忌惮地到处乱闯。今天上第二节课时,老师讲的什么我全然不知,只是望着右上墙角出神,幸好老师没叫我回答问题。以前这里曾有一对小蜘蛛在结网,不时...

  • 一次飞行

    2022-04-04

    到洛杉矶两天了,混乱时差还没全倒过来,以致把去纽约的时间记错,等她晚饭后突然想起,查到行程单,才发现就是今晚的飞机!他大哥替他们打电话叫了出租车,十分钟后到,他们便匆忙收拾行李。 赶到洛杉矶国际机场,也就是当地人称为“LAX”的机场,离起飞时间已不宽裕...

  • 穿越洛克线

    2022-04-04

    这次穿越洛克线,阿力表现怪怪的。 火车抵达成都,一行十三人开始背包徒步。从木里进山,行走在荆棘丛生的路上,常常手脚并用,一天下来见不到一个村落,见不到一个人影。接近稻城时,阿力觉得胸闷气短,浑身无力。“血压在上升...

  • 1 我们那时是一帮无聊至极的人,街上的邻居都看我们不起,好像我们是一坨毒。我们却无所谓,照样活得很自在。我们喜欢把黄军帽歪歪地戴在脑壳上,喜欢把鞋子当拖鞋,叭啦叭啦地拖着响。 响过一条街。 或者,我们哪天一齐把头发剃光,个个像百支光的灯泡,突然出现在阴...

  • 拯救

    2022-04-04

    1 站在拥挤的公交车上,老王突然感觉一阵的头晕目眩,眼睛一发黑,就一头栽倒了地上…… “我这是到哪里了?”在老王魂灵被抽空的那一刻,他恍然间看见了一扇大大的门,门上挂着牛头与马面。 “难道自己真的到了地狱?”以往老王喜欢看一些关于鬼神的电视剧,或者电影...

  • 买码是本地一种赌博的口头语,就是押六合彩。听说庄家在香港,用网络、电话与内地联系。开49个彩号,其中分红、兰、绿三种波段,又分12生肖,押宝的人随意猜,押多押少都行,可以押波段,也可以押单双号,还可以押生肖或者男女肖,种类很多,各种押法获赔的倍数不等,...

  • 爱花的吉嫂

    2022-04-04

    吉嫂把花朵送到鼻子底下闻,闻出一脸花香,一脸灿烂。 吉嫂每天几乎什么事也不做,所做的唯一之事,就是上山摘花,或是去菜地摘花。总之,按季节来罢,外面有什么花,就摘什么花,大朵的也罢,小朵的也罢,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讲究,只要是花就可以了。有时,连菜花也摘,...

  • 狗·男人

    2022-04-04

    距离两江尾一江头不远处的茶馆里,一位清秀的姑娘躲在茶馆一个角落,闪动着会跳舞的眼睫毛,左顾右盼。一位帅呆的年轻男子来到她面前,绅士般一手背后,一手按在胸前毕恭毕敬地问:“请问小姐,我可以坐在这儿吗?” 姑娘冷冷的回答道:“不可以。对不起,我在等接头人...

  • 沉浮

    2022-04-04

    一 江枫扭头看看车里其他人,都是和他一样紧张,看着陡峭山路,心都提到嗓子眼了。 初夏,还带着一丝凉意,中型旅游大巴车正在崇山峻岭中穿行着,山路很狭窄,只够一辆车过去。一个又一个的急转弯,犹如迷宫一样让人头晕。江枫紧紧抓着车座安全把手,眼睛直直盯着车前...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