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美文问答 句子

遗名去利是什么意思

无小楼无小楼
共1个回答 我要回答 我要提问
共 1 个回答
  • 瓦系桂花·Lee瓦系桂花·Lee2024-06-13超过78用户采纳过TA的回答

    求《即位上宋太祖表》的白话意思。可追分。

    我源出于众皇子,实在惭愧不是有才能的人。自从出了学校,心思(就)疏远功名利禄。披着父亲和兄长的庇护和抚育,喜欢用太阳和月亮来安闲地游玩。思想追随着巢父、许由遗存的踪迹,遥远地仰慕着伯夷、叔齐的高尚德行。(我)已经用尽诚恳,(将这些)上报(给)先君,因为/本来【注:这里写的是“因非虚词”,有的版本也写作“固非虚词”。】不是虚言,人们大都知道这些。只因为兄长相继死去,按顺序推迟后延。先世认为我勤苦学习,道德思想正直,既是长子又是嫡子,(因此)使(我)掌管国事,于是改变了年华。等到(先君)暂且去豫章,(让我)留下治理金陵,使储副的职位端正,分开监国和抚军的权力。(我)担心不能勉强承受,常常深刻勉励自己。(我)不认为是忽然承当父母之丧的惩罚,终于有玷污地继承(皇位)。因为考虑到是子继父业,(所以)不敢隐没本性。

    但是念及先世君面对着长江上表,将近二十年,当中期间致力于疲倦劳苦的事,请求想要解除背负。我亡故的兄长文献太子从冀,将要由内部继承(皇位),已经决定从前的心思。但是世宗勉励劝说已深,(先世)上表论说因此停止。到了陛下传扬担当授命于天的符书,陛下的恩情长远深厚,(因此我)正在告诫子孙,依靠并报答(您的)统治和照顾,那么我乐于弃去君主之位,也不求取名分。既然继承祖宗之庙,怎敢忘记背负的继承之责?只坚守臣子的礼节,向上尊奉天朝。如果说稍微改变当初的忠心,却产生不同的志向,难道只是不遵从于祖先。实在是应当受到神明的谴责。(我)正掌管着一国的生灵,遥远地依靠着九天的覆育。况且陛下笼络各国,道义广泛,抚养(各国),仁政深远,必定是借清亮的光辉,更超过往日。遥远地凭借着皇帝的能力,向下抚慰着长久的国邦,(使人民)能得以安逸闲适,(使国家)能够依从安定顺利。

    (我)所忧虑的是,吴越国近邻我的国土,近过结有很深的怨恨,还害怕总是偏爱划定边疆界限,有时会发生动乱。我则当然整治军队周全,始终不先有所侵扰掠夺,以免产生祸患仇怨,打扰冒犯皇上。(但是我)仍然担心,欺诈恣纵的谗巧之言,依靠(此)成为动摇人心的传闻。(担心有人)理屈地挑拨意外事端,暗中推行欺诈方法。希望(陛下)答复明鉴,明显地评定是非。但愿让远方的国臣,(实现)得到安定的恳求。

    什么是轻名利,清名利

    面对名利,慰藉自己的最好办法就是把三千功名视为尘土,不要让自己迷失在名利之中,人生的乐趣尚有许多,决不是仅有名利带来的喜悦荣耀这一种。

    豁达的不是表象而是胸襟;放下的不是金银而是隐患。这是拥有豁达、淡泊心怀的人最真切的感悟。

    《庄子》讲:“淡然无极”,“淡而无为”,就是说人要清静、超脱。曾国藩明白自己很多年来的焦虑多是需要这些来医治。曾国藩明白,自己一是名利心太切,二是俗见太重。平定天京,曾国藩可说大功已就,但他给弟弟曾国荃写信说明了他想“功成身退”的意思。然而他并没有及时抽身,而是听从清政府的安排督办“剿捻”事务。

    曾国藩出师便遭败绩。这一次,曾国藩遭到了朝廷的严厉申饬,为此他心灰意懒,准备了种种理由奏请开缺,他在奏折中以一句“以散员留营’,道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。但一旦所奏开缺准请,摆在他面前的道路只有两条:

    一是回籍休养,一是驻京赋闲,这都不是他所愿意的。曾国藩既怕回乡遭地方官排挤,又怕留在京城陷入政治斗争的中心,此时的他百思不得良策,大有看破红尘之愿:“只恐清名天下满,九州无处匿韩康。”他觉得天下之大竟没有自己安身之处。

    同治五年(1866年),朝廷令曾国藩回两江总督任职,“剿捻”事务交由李鸿章专办。曾国藩失去了一个全身而退的机会。

    老子说:“持而盈之,不如其已,揣而锐之,不可长保。金玉满堂,莫之能守,富贵而骄,自遗其咎,功遂身退,天之道也。”就是告诫人们过分自满,不如适可而止,锋芒太露,势难保长久,金玉满堂,往往无法永远拥有,富贵而骄奢,必定自取灭亡。只有功成名就,激流勇退,抛弃一切名利才合乎自然法则,才能永久。人须知足,方能长乐。

    曾国藩说,在官场中混最不易,最易丧失威权与荣耀。官场中有一些“规矩”,这些规矩要独运于心,在幕后遵守。一是不直言人短,二是知己悦人,即保持一团和气最重要,三是要提防奸人捣乱。他举例说,苏东坡才华横溢,可称为一个奇才,但是却屡次遭贬,因为他不精通险恶官场中的“潜规矩”,结果犯了三大忌,使满腹的才华无处发挥。做官的危险也很大,在帝王眼中,有作为的官员也最值得警惕,因此有才干的大臣往往要冒杀头的危险,有些还招致“灭族”重刑。为了在这复杂险恶的官场中保住自己的性命以及家族的安全,封建官场中便出现了一套“从龙术”,即如何在宦海中避免祸害的技巧。曾国藩经历了“高处不胜寒”的处境,深知其中的缘由,因此在家庭教育中,他并不提倡代代做官的梦想。

    曾国藩参加了科举考试,考中了翰林,又从军、做官。很多人可能对此羡慕不已,他却告诉弟弟不必非走科举之途,又告诉儿子,不可从军、不必做官。

    曾国藩的妹夫家境困难,道光二十四年(1844年),妹夫王待聘来京请求曾国藩帮他找份事情做。曾国藩觉得“供事必须十余年乃可得一典史,宦海风波,安危莫卜,卑官小吏,尤多危机,每见佐杂末秩下场鲜有好者”,他思虑万千,再三婉言苦劝妹夫居乡勤俭守旧,打消外出做官的想法。

    曾国藩顺畅直升的官途,在好多人眼里的确是一件非常风光的事情,他自己却不这样认为,他劝告家人说,居官乃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,官场中相互倾轧、勾心斗角、人心险恶,从事政治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,一生为官的曾国藩反对让子孙做官。

    他认为做官就要忍受很多的“不得已”,深知有时避免不了要去做一些身不由己的事,说一些言不由衷的话,稍不留心,自己就会成为权力争斗的牺牲品,还会累及亲人。

    他在给妻子欧阳夫人的信中也表达了类似的意思:夫人在家照顾众多的儿女妇辈,事事都应立个章程。做官不过是一时的事情,但是居家确是长久的考量。若能勤俭持家,即使被罢官,家中也不失兴旺局面。若贪图热闹,不顾及家业,那么罢官之后就会有萧条气象。凡事有盛必有衰,不可不事先预计。希望夫人能以此教训儿孙,常做无官时的打算,时时谦恭节俭,福泽长久,那样我就很欣慰了。

    曾国藩认为少顾忌多自我优越感的人,说话做事便往往不太顾及他人、尊重他人,言谈举止中会流露出一种不可一世的感觉,经常会显示出高人一等、更胜一筹的作派。渐渐地,这种人也就傲气欺人了,此时灾祸就会靠近,身家衰败的时候也就不远了。其实,一个人、一个家、一个国都是同样的道理,所以我们应该明白极盛而衰的道理。

    人生之中,面对名利,慰藉自己的最好办法就是把三干功名视为尘土,看透人生,死是自然规律,既然人生的结局都是一样的,何必非要勉强一定站在成功上面?人生的乐趣尚有许多,决不是仅有成功带来的喜悦荣耀一种。

    “远求而近遗,如目不见睫”是什么意思

    意思是:大商人治理财物,不谋求近时可见的功效,而是看重长远的利益。

    这句话出自宋·王安石《再用前韵寄蔡天启》。

    原文:

    蔡侯东方来,取友无所挟。翛翛一囊衣,偶以一书笈。定林朝自炊,有匕或无筴。时时羹藜藿,镬大苦难燮。骄顽遂敢侮,有甚观骈胁。澹然山谷中,变色未尝辄。始见类欺魄,寒暄粗酬接。

    从容与之语,烂漫无不涉。奇经可治疾,秘祝可解魇。巫医之所知,瞽史之所业。载车必百两,独以方寸摄。微言归易悟,疾若髭赴镊。天机信卓越,学等何足躐。纵谈及既往,每与唐许协。

    扬雄尚汉儒,韩愈真秦侠。好大人谓狂,知微乃如谍。惟初造文字,人惑鬼愁慑。秦愚既改罪,新眊仍易叠。六书遂失指,隶草矜敏捷。谁珍坛山刻,共赏兰亭帖。东京一祭酒,收拾偶予惬。

    少尝妄思索,老懒因退怯。侯方习篆籀,寸管静尝厌。深原道德意,助我耕且猎。昔功恐唐捐,异味今得饁。京口媚学子,追师尝劫劫。陆赢淮汴粮,水僦湖海艓。远求而近遗,如目不见睫。

    伪凤易悦楚,真龙反惊叶。闻予再三叹,往往心不厌。或自逸而走,或呿而不嗋。或嗤元郎漫,或訾白翁嗫。铄金徒欲消,韫玉岂愁浥。贤愚有定分,咄汝无喋喋。跨鞍随我游,曳屣联我跕。

    照泉挹清泚,跂石缘嵬嶪。东陂数鯈鱼,西崦追蛱蝶。翳林窥抟黍,藉草听批颊。黄寻远莲须,红阅邻杏靥。荏苒光景流,杨园忽无叶。扶痾归未久,吾见喜宁帖。褰裳告我去,禄仕当随牒。

    萧晨秣款段,归骑得追蹑。谓言循东路,复出西城堞。行矣忍羁旅,无鱼勿弹铗。天闲久索骥,骏足方腾蹀。长驱勿骄矜,小踠亦勿惵。鹏飞九万里,勿借风一箑。溟波浩难穷,勉自养鳞鬣。

    爵禄实天械,功名为接摺。宁能复与我,摇漾秦淮檝。附书勿辞频,隔岁期汉箧。

    王安石介绍:

    王安石(1021年12月18日-1086年5月21日),字介甫,号半山,谥文,世人又称王荆公,汉族江右民系。北宋抚州临川县城盐埠岭(今抚州市临川区邓家巷)人,封荆国公,中国历史上杰出的政治家、思想家、学者、诗人、文学家、改革家,唐宋八大家之一。

    北宋丞相、新党领袖。宋仁宗嘉佑三年(1058年)上万言书,提出变法主张,要求改变“积贫积弱”的局面,推行富国强兵的政策,抑制官僚地主的兼并。宋神宗熙宁二年(1070年)任宰相,实行变法,支持五取西河等州,改善对西夏作战的形势。

    保守派反对,新法遭阻碍,熙宁七年辞退。传世文集有《王临川集》、《临川集拾遗》等。其词虽不多,但亦擅长,且有名作《桂枝香》等。而王荆公最得世人哄传之诗句莫过于〈泊船瓜洲〉中的“春风又绿江南岸,明月何时照我还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