恰逢风雨,一程山水,一重凉

推荐人:旧事惘然 来源: 时间: 2022-04-26 21:34 阅读:

  结束,成全了另一个开始。

  有时,我只是在一个个轨迹上巡回,一丝不苟。

  没有阳光的午后,坐在电脑前,喝一口冰凉的水,凉意直透心底,旧事,需要多久才能被尘烟掩埋,伤口,需要多久才愈合,一次次触摸,手心里都是疼。

  人生不过短短数十年,而我却仿佛一瞬间就苍老了,活在记忆里,不肯仰望长空,害怕斑斓的梦会被举目的灰暗所涂抹,就这样,在朦胧之中醉了多年,然而,生活需要认清本质才能安然地继续,于是,我信任了所有人口中把未来的描述,一副美好而多彩的蓝图,任由时间的风吹过我的秀发,任由岁月的婆娑洗去多少人面,依旧笃信地站在渡口,等待那一叶木筏将我泅渡到彼岸,那个花开四季,温暖如春的地方,闭上眼睛,我就能想象,如若,如若时光允许,我会如水安静,做一个淡然的女子,采摘原野上那一株山茶花,呼吸山涧的风,夹着微凉的水汽,聆听泉水叮咚,喝下碧绿的清水,忘了站了多久,只为了心中那一片宁谧的风光,手执彩色的纱巾,在晨风中飘逸,一切是这样的美好,就连幻想也觉得是真实。

  温暖,如潮水袭来,让寒冷的心增了几番暖意,此时,我穿着红衣长袖,中短裤,坐在蓝色的椅子上,一字字地敲打,乏力的身子,意识有些许的混沌,没有泪水的时刻,我安静得仿如失去了声音一样,一个人坐在角落里,观看,思考,仰望,神伤,每一个瞬间,只有被文字填满,才能平静片刻,心,纠结在某一个段落,寂然无声地疼痛,感觉一丝冰寒。

  听清静的音乐,写简单的字,指尖触摸之处,泛起了一层薄薄的雾气,我仿佛看见键盘上结了一层稀薄的霜,心,微凉微凉,听着雨声在竹叶之间滴落,淅淅沥沥的声音,震落了一地的苍凉,心一惊,转眼将至寒暑时节,天气兀自转凉了,树上落下了最后的几片花瓣,在细雨中分外冷清,行人稀少,车辆飞驰而过时,碾碎了一片,坐在窗台上观望,安安静静,想起多年前的夏天,穿着短裙走在柏油路上的招摇的青春,内心多了几分凉意,抱紧了双肩,倚在墙边,聆听植物之间似有若无的丝丝簌簌的声音,犹如一首挽歌,在低吟浅唱。

  手机静寂多时,无意翻看,陷入沉眠的心终是倦了,世间让人无力的事太多了,本以为等来会是花开,不想竟是一场花落,心内的痛苦无言自述,只能独自饮下,独自承载,人过多,会惊慌,人太少,也会恐惧,时常患得患失,精神在崩溃的边沿徘徊,前一步就是深渊,退一步也是黑洞,默默地沉吟多时,错过了太多,终而在后来的后来中一直失去,谁都说黑暗会过去,因而,我一直走,努力走过这片只有灰暗的天空。

  恰逢风雨,却总不见和煦的阳光,空气潮湿粘稠,忽然,泪水就这么讯不及防地流了下来,低下头来,嘴角是泪水苦涩的味道,路一直蜿蜒,没有尽头,过了山崖,又是谷地,过了谷地,转而是深潭,一程山水,度了多少时光,渐渐,已忘记太多的初衷,曾经暗许的事,开始没有了踪影,我的心在风雨中飘摇,无根无底,看着远处的海市蜃楼一直跑,那边有湛蓝的天幕,有飞鸟的痕迹,坐在山涧,嗅着一阵阵的馨香,渐渐就沉睡了。

  白纱帐,淡黄色被单,粉红色枕头,张开眼睛,看着洁白的天花板,目光清冷,灯光下的房间,有几分悲凉,吞下了所有的话,独自窝在房间里,从白天到黑夜,等天亮,一点点数着时间,苍白的手指握不住任何,一切都如流沙般,从指间滑落,手机响起,是谁的叮嘱与问候,伴着夜色的临降,似乎都变得微凉,消失在这个熙攘的世界中,独行,独活,都是一种孤独。

 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忙碌,而我却偏偏患上了一种病,无力自控,沉郁,寂寥地活着,在每个暮色初上时,想去遥远的地方,过走走停停的生活,遗忘与记住,伴着时间这个疮疤,一起成长,累了,寄居在每一处陌生的楼房,无数次有过的念想,最终都归于一场平淡的诱惑,我终是盼望安定的生活,一个人,抑或两个人,有属于自己的房子,可以不面朝大海,只要春暖花开,人生中,太多的事未尝如愿,颠沛流离,原来不止时从前的一个遥远的梦,它也可以成为真实,坦露在我的面前,不容我退缩。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