荷香百里终谢尘

推荐人:亦是良人 来源: 时间: 2022-04-04 20:02 阅读:

  一、命运转机

  此时正值三月中旬,天气逐渐回暖,春风和煦,日光明媚。

  虽然终于熬过一个漫漫长冬,但食不果腹的饥饿感仍消噬着洵美的意志。此时,街道一旁传来一阵悦耳的银铃之声,洵美循声望去,一驾由两匹马牵制的马车缓缓驶来,一排银铃被系在帘帐上,在绕过房檐的阳光下泛着夺目的光。

  洵美垂下眼帘,揉揉饿扁的肚子,独自叹气道:“春日良景,洛阳城内达官显贵纷纷出门赏游,唉,这又与我有何关系?”

  在爹娘没有去世前,家世虽不算名门望族,但在洛阳城内的十大商铺中,可谓是跻身前三。但万万没料到,爹娘造小人算计,蒙冤而死,独留她一人在世间飘零无依。洵美侧身,让那驾精美的马车先行。

  车轮辘辘,经过洵美身边时却停了下来。一只如璧玉般修长的手缓缓揭开幔帘,露出一张惊若天人的脸。聪颖的洵美一下变反应过来,此人便是名誉都城,才貌双全的绝美公子——卫玠。

  如玉公子,天下无双。

  洵美平日只是听闻卫家公子的盛名,从未亲眼一睹其风采,那是因她生来清傲,不甘混迹于人群中默默无闻地仰望他的背影。可此时,她必须放下一切自尊与骄傲,弯下脊背,低下头颅,生存下去。

  “公子,小女饥渴难耐,能舍口饭吃吗?”

  马车旁的侍从看着蓬头垢面,瘦小羸弱的洵美,难为情的说了句:“卫公子,您看这……”

  卫玠神色淡然,星眸低垂:“我书房中缺一个研磨的,让她去便可。”语毕,马车复前行。

  侍从看着怔愣在原地的洵美,催促道:“愣著作甚,快跟上罢。”

  “嗯!”

  在万物复苏的时节,终于不需再挨饿了。此时房檐之上的鹂鸟嘤嘤成韵,抬头望天,云卷云舒又增了几分恣意盎然。日后长大成人,她一定会为爹娘洗清冤屈,好生安葬。

  二、时光静好

  住进卫家府邸,洵美勤勤恳恳,每日不到卯时便起床,为卫公子备好一日所需的笔、墨、纸、砚。经一番推敲与请教,她所研的墨浓淡相宜,色泽均匀黝亮。

  她一直期盼卫公子的表扬。

  一日,卫玠开口,声音清冽又不乏温和:“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,但读书才有出人头地的资本。你生性倔傲,定不甘一生庸庸无为,再者你天资聪颖,浅显领悟玄学之内涵也定不在话下。从即日起,我准许你可随意品读书房内任何书籍,若有疑惑,随时向我讨教。”顿了顿,随之又道,“还有,你研的墨很好。”

  洵美的脸颊露出红晕,嘴角忍不住绽开的笑容,宛若出淤泥而不染的清莲。卫玠望着她的笑靥,心弦蓦然被拨动。

  从此,洵美为避免不慎污损了卫公子典藏的珍贵书籍,便利用夜晚休憩时间,秉烛伏案,将其一字一字誊抄在宣纸上,用细线装订完好。

  书读百遍,其义自见。

  一个日光倾城的午后,洵美放下打扫院落的扫帚,坐在藤椅上诵读《诗经硕人》。其中有一句“手如柔荑,肤如凝脂。”洵美便不经意间想到卫公子冰清玉润的样子,轻轻笑出了声。

  “这句诗虽是形容女子的,但和卫公子也很匹配呀。”

  日在就在安稳的流年中不咸不淡的度过,转眼便六月了。洵美研磨的技艺越来越好,她时不时在墨中添加些许香料。卫公子体弱,这些香料可助他提神,并且对书画有防蛀作用。

  一日,卫公子发现了洵美遗落在案几上抄写的卷帙,随意翻阅了一下,只见一排排簪花小楷清新隽永,几乎每一句话后都书写着她独到的见解,一个年仅十五岁的少女竟有如此才学,着实令人叹为观止。

  卫公子嘴角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,如此优秀的女子,不被世人知晓,确实太过可惜。

  三、名声鹊起

  魏晋时期正盛传一种学术活动——清谈,深受文人墨客的喜爱。卫公子饱读诗书,又对《老子》、《庄子》颇有研究,所以最善清谈。

  六月,每年最盛大的清谈大会便在此时举行。今年大会的举办地点较往年别出心裁,定于洛河之上。因为六月正是荷花争相绽开的时节,各类风流名士聚于一艘巨大的船上,闻着荷花之香,吐着鸿鹄之言,还可以浅酌两杯花酒,别是一番好兴致。

  当然,届时卫公子定会参加,并且他决定带上洵美。

  洵美得知后欣喜不已,灵动的眸子流光溢彩。

  大会那天,洵美备好糕点、茶叶,端放于锦盒内。她连给卫公子擦汗的绸帕都带上了,只不过悄悄揣进了怀中。

  洛阳城街道熙攘,人群如潮水般涌向卫公子乘坐的马车,所有人都想一睹其风华,以致马车寸步难行。

  后来官兵开道,马车才得以通行。

  六月骄阳似火,以卫公子的身子,早晚都会中暑。洵美善意劝解:“卫公子今后还是走小路吧,虽然绕一点,但总比耗时间强。”

  马车中淡淡传来他的声音,在燥热的夏日犹如一股清风:“好。但马车内备有碎冰,你不必担心。”

  半时辰后,到达洛阳河畔,早已有人前来迎接。洵美提着锦盒,随卫公子登船来到一处隔间。

  隔间内棋盘、茶具、盆栽一应俱全。

  那人谄媚地笑着说道:“卫公子,您可是我们今天这场清谈大会的顶级人物,这处隔间清静,您好生休息。”

  洵美赏了他几锭五铢钱,然后将糕点一一取出摆放在案几上,随之煮水烹茶。等准备妥当了一切,洵美才发现卫公子早已躺在一旁软榻上睡着了。

  清谈需要充沛的体力,为了不打扰他小憩,洵美不敢随意走动,于是掀起帘帐,观赏着洛河美景。荷花盛开,风光十里,旖旎万分,空气中荷香弥漫,而隔间的另一边就是悠长的走道,可至清谈大堂。

  水煮沸时,卫公子便醒了,洵美沏好茶水,他呷一口,道:“此次清谈大会,也有你的位置。”

  端着茶壶的洵美一时没稳住,沸水溢出来不少。

  她原本想着此次随卫公子参加只是见见场面罢了,没想到自己还拥有辩论的资格,可以同天下有志之士,文儒贤人一同交流切磋,真是连做梦都想不到的事啊!此番不仅能够增长学识,还有助提高名誉,重审爹娘冤案,一举两得!

  洵美连忙跪下谢恩,只不过这次,她的眼中充满坚定。

  四、跌入深渊

  清谈大会开始。

  前半场往往都是广结益友的环节,大家对衣着朴素的洵美,怀着三分好奇七分轻视——一位荆钗布裙的民间女子,应没有多大能耐。中场洵美言语不凡,在一轮又一轮据理力争之中游刃有余,举手投足间又带着与生俱来的清傲之气,令众人纷纷对她刮

#p#副标题#e#

  目相看。后半场风云突变,眼看洵美对那唇枪舌剑招架不住时,卫公子字字珠玑,扭转乾坤,救她于水火。

  清谈大会结束,用时四个时辰。

  自此,洵美名声鹊起,誉满都城。

  她的才华渐被众人知晓,民间百姓流传卫府的小侍女洵美乃是天女转世,得此女者可永固江山。

  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

  这些亦真亦假的流言传入晋惠帝的皇后贾南风耳中,她一度专权,相貌丑陋且性情善妒,她下旨召洵美进宫,半分不得推辞!

  洵美得知懿旨,如遭晴天霹雳。深宫漫漫,宫墙如山,一旦入宫,便意味着此生再也没有给爹娘翻案的机会,永远不能报答卫公子莫大的恩情。

  旨意不可违抗,卫公子虽位至太保,但在贾后面前求情无疑是飞蛾扑火,若绝不入宫,无疑也是自掘坟墓。

  怎么办?怎么办?

  洵美看着卫公子终日不展的峰眉,自知他也愁苦不已,便不再前去叨扰。

  三日过后,是入宫的日子。

  这天,洵美登上马车,回首相望,卫公子一袭白衣,衣袂飘飘,站在庭前那棵老榆树下送她离去。阳光缕缕洒下,一地斑驳光影。

  洵美忽然想到了初遇卫公子那天,他也一袭白衣,缓缓撩起幔帘,风华无双,从此再壮丽的山河都无了颜色。

  此一别经年,只盼来生报答了!

  马车渐行渐远,洵美没有回头。

  五、真相大白

  三次四季轮转,一千多个日升月落。

  生活在宫帏院墙之中的洵美,将满腹思念愁绪倾注于笔端。此时西晋政局动荡,暗波汹涌,后八王之乱爆发。洵美依稀得知,卫公子为在乱世中明哲保身,携着母亲去了豫章。

  远离纷扰,这样也好。

  又过了大半年,危机以火烧燎原之势波及后宫。院外剑戟厮杀,狼烟四起,洵美却在房中静静读着卫公子病危时寄来的书信。

  信中写——

  洵美,见字如面。

  三年前我救你回府,不过是为了弥补心中之愧。你爹娘曾经营着洛阳城内最大的丝绸商铺,垄断了所有丝绸市场,独占鳌头,但遭嫉妒。一次为皇宫进贡西域的上好绸缎时少了两匹。其实并没有什么,同样做着丝绸生意的一位商甲恳求我写奏折时将两匹改为二百匹,我照做了,因他有一个可治我顽疾的古方。二百匹西域锦绸值万两黄金,足以使皇帝龙颜大怒,你双亲无罪可认,如此蒙冤而死。令尊令堂的遗体我已妥善安葬,你大可不必担心。

  卫玠

  洵美阖上信件,内心静若止水——爹娘的死与卫玠有关,而三年前却又是他救了自己的性命,互不相欠。

  三年,这带着荷香浮动的微尘,是时候落下了……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