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小说 > 故事新编 > 情劫

情劫

推荐人:长安Queen 来源: 时间: 2022-04-04 20:03 阅读:

  我倚在宫门口看吴刚赤着胳臂一下一下地抡着大板斧,千钧之力下去合抱粗的月桂就被劈开了一个大裂口,可不消一瞬裂口就又愈合的严丝合缝,就像不曾被伤害过一样。我细数了下,吴刚一天大约要提斧伐桂九百多次,而桂树也会愈合九百多次,经年如此。

  月桂在吴刚大力砍开后又一次的愈合完好,他兴许是有些累了,将板斧立在脚边,粗喘了口气,随意抹了把额上的汗,一回头就看到了斜倚在宫门前的我。于是我轻轻拍了拍窝在我怀里睡得正熟的玉兔,让它将昨日绣好的锦帕送与吴刚,兔儿倒是听话,衔着锦帕就跳到了吴刚怀里,吴刚拿到锦帕冲我笑了笑,却不用来擦汗,只小心地将锦帕揣到了怀里,我低低叹了口气,不知该说些什么,于是就抱了玉兔转身向广寒深处走去。

  回廊曲折而悠长,两侧的白玉柱子映着我的轮廓,蕴散出微微的寒光,怀里的玉兔又呼吸均匀地酣睡起来。路过正廊,我习惯性的看向幻天镜,镜子里映出几位公主正活泼的嬉闹,那么安暖明媚,独独缺了最是灵秀的七姑娘。

  我仔细回想,初见七儿时按人间的历法算已是过去了四千多年,那时我们篱院相接,都是在粗衣麻裙,素手羹汤中讨生活。清贫之中却也乐的安闲自在。她常常对我说,“只羡鸳鸯不羡仙”,我就笑她:“要是能做神仙,谁还愿意当个鸳鸯在这污水里戏来戏去呀”。当时是怎么都想不到,她原来就是仙。第二次再见时,我已长居广寒宫,王母娘娘亲自带她前来,道是我成仙之路不同于他人,牵绊七儿之事在我这里定然有些可解的法子。我微微一笑,自然是知道她所言何事,雷击之劫好历,轮回之劫也可解,神仙最难洗脱的劫数其实是人间最为寻常的一个字,情。我像从前那样执起七儿的手与她说话,絮絮叨叨的,从上古天条开始说起,看着她眉间愈来愈深的恹意,最后说了一句,“我明白你当初常说的那句话了”。她微微一愣,有光芒迅速从眸子里生长了起来。

  王母很是满意她的反应,以为她已经开悟,看管的也就没有那么严实了,没料到的是一向温婉的她有一天竟会打伤天兵潜逃下界。王母大怒,派遣雷公电母大兴风雨,同时又亲自将她寻回,当着众路神仙的面剔除仙骨,并且施用远古禁法设下无解的劫数。我看着七儿甚至都没皱一下眉的神情,微微红了眼眶。听到旁侧的月老轻声叹息,缘何而起,因何而灭,只有彻悟,放得脱骨。许久之后我才明白,原来这就是情劫,爱生悲,爱生祸,爱生嗔,爱生怨……爱生人间的劫数,只有从这些劫数里悟透,才能获取另一番路途。可七儿怎么可能悟透,像月宫里那棵砍不倒的桂树,没有终结的辰时,人间再完美的撰写,都打翻不了施了咒的命定盘。误遇爱情,本来就是一生的劫事。

  从那以后我只能从幻地镜里看到她的身影。不一样的面容,可我知道那就是她,因为她的眼睛里面倒映着寻常人并不会看到的一剪身影,我记得清楚,几千年前她时常立在寒窑前等他劳作归来。

  七儿在凡间的第一个名字叫妲己,挺好听的,可是后世的人却总称她是狐狸精,我知道狐狸炼化成的妖最是媚丽,但显然他们的语气并不是在称颂七儿漂亮。我低低叹息,却不知该怎样为她辩解,他们在鹿台熊熊的火光中相拥,即便是化骨成灰也会在风里缠绵,可是与他们同殉的却是万千生灵。因为一人,负了天下,想来也是那么的荡气回肠,可这爱情却也使他们背上了千世万世的口诛笔伐。果真是一场劫事,于他们是劫,于天下人也是劫。

  桃花映面,她仿佛拨开镜子里的湖水步履摇曳着向我走来,即使剔除了仙骨也没磨损掉她身上的仙气,这一世她叫妫,嫁于息候,冠上息姓。世人曾盖了一座庙宇来纪念她,唤作桃花夫人庙,民间盛传桃花是她与息候的血催红的花,于是也尊她为桃花神。但在我看来这更像是一种警寓,月老曾说,桃花也为一劫,误遇桃花,必为桃花困囿。看她这一世,本来遇一良人赌书泼茶便极好,可又偏偏生的那样美貌被人觊觎,最后招致两国覆灭。而她所有的抗争也不过是“不共楚王言”,和最终的以身殉情,庆幸的是他们坟墓旁的松柏最终都长成了相拥的姿态。

  再过几日就是蟠桃盛会了,幻地镜却突然出现裂痕,这上古神物哪有轻易损坏的道理,我心急不已,却也不敢声张,只好偷偷请些神尊来看看,可就连太上老君这样的神仙都找不出缘由,最后还是月老在幻地镜前走了两遭后问我:“你最后在这镜子里看到了什么?”,我一怔,没有说话,眼前却浮现出在幻地镜里看到的场景。她裙角翩飞在汉室的宫廷,缱绻在他恢宏的笑颜里,本以为有了安乐一生的屏障,却错算了命运的薄幸,他的离去已是她的不可承受之痛,灾难却又接踵。“子为王,母为虏”永巷里她低唱的声音是最悲彻的凭吊,知道自己不得善终,可那又怎样,蚍蜉在大树面前是多么渺小,依附爱情的人又怎么能和玩弄权势的人过招。挖眼、堵耳、封口、断手断脚,我没想到竟会以这样的方式让她明白,爱生妒、爱生怖、爱生痛。

  我擦了擦微湿的眼角,去宫里找出那壶千年前酿好的桂花酒,穿过弯折的回廊走到宫门口,斟好酒等吴刚停下来。他接过玉兔送去的夜光杯,与我相对而饮,我问:“怎么样?”,他答:“苦的”。我的泪水一下子就落了下来,吴刚焦急的哄我:“嫦娥,你不要哭,我一定会砍倒这一棵桂树,带你回去”。他掏出我送他的手帕想递给我,可是轻薄的布料却总也扔不出玉帝为我们划定的距离。

  其实几千年前吴刚并不叫吴刚,他叫后羿,我的丈夫,羿。当时我错食灵药,进入广寒宫,羿以射下天上最后一个太阳为威胁让玉帝放我下界,玉帝为难于天条的森严,可又忌惮后羿那张巨大的弓,只好取了一个折中的法子,让我们同居广寒宫,只是不得相触相抚,后羿日日砍那一棵上古的桂树,如果有一日月桂砍倒,不再愈合,必是上天的成全,玉帝会放我们双双下界。可这明明是一棵砍不到的桂树。不日后,王母归来,为了不让因为七公主而憎恶极了人间情事的王母从中阻挠,玉帝将后羿更名为吴刚。

  这一定是上天为我们安排的情劫,相见却不能相触,只能共饮一杯苦酒的滋味。

  也许,月桂遇上那一柄板斧,亦是一生的劫事。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