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鱼,血痕 一年级的儿童节,记忆中是撅着小嘴度过的。 因为央求妈妈给我买只小金鱼和一个玻璃缸,可她却说我还小,养不活它们。任凭怎样的哭闹都没有得逞。这件事很快过去,不谙事的我根本没将它放在心上。毕竟,蕾丝衣裙的魔力委实比鱼儿要大得多。 六一过后的某天夜里...

  • 我总是忽略自己的存在。那云海峰峦、青竹翠林、那名山大川、大漠孤烟,永远都值得我敬畏、赞叹,却从未自己的存在奏响自己心爱的心曲。直到有一天结识了文清。 与文清的相知相遇实在不能不说是一种缘分。那个阴雨蒙蒙的天,其本身就塑造了一个潮湿的人,注定要有一颗潮...

  • 许多年前,我为了事业,不得不离乡背井,到一个远离家乡三百多华里的山区城市攻读学业。由于学业繁忙紧张,渐渐忽略了给东西南北的朋友写信。学期结束后,我放假回到家乡,一踏进家门,母亲便说:你有好多信!是不是在学校里没给你那些朋友写信,害得他们都不知道你的...

  • 那年,玫瑰花开了,开的很嫩,很美兰老师纵情地为孩子们朗诵一篇散文,一个孩子问她,老师,玫瑰花是什么样子呀!老师也没见过,大概和天上的太阳一样吧!她托着腮望了望悬在天上的太阳,太阳是什么样啊!一个孩子站起来问,太阳很红,很美她似乎有点陶醉了,好久,教...

  • 在我醉梦如痴中对找和回味着真挚的友情朋友。那温馨的风把她从人群引来相识。 也许是缘份,我们各从天边相聚到同一专业,记得高一那会,她是个性格孤僻的女孩子,很少有人能接近她,或许是因为她一心专于学习忽略了身边所有的人,我和她认识是一次偶然,虽是同一个专业...

  • 认识萍萍,源于我的一句刊于某杂志底栏的很哲理性的话。 这句话格言化,加上我的名字与真诚谐音的原故,一下子把萍萍吸引了,迷住了,打动了。于是,远在千里之外的萍萍于某个夜晚独坐窗下,咬了很久的笔尖,而且对那句话看了又看,想了又想,才下笔,给我写来了一封既...

  • 再回首,我与他已并肩走过三年的岁月,当我在这样一个月华星辉的夜晚静静回忆与他兼程的旅途,感动与温馨如潮水般齐漫上心头,温暖地弥散 他决对属于那种制造并播洒阳光的朋友,与他在一起时,纵然我心头有千丝万缕的悲伤与怅惘,当看到他那张洋溢欢乐与欢乐的笑脸时,...

  • 今晚,你走了,没有送别,没有祝福,只留下大学生活那些美丽而又奈的回忆。曾经信誓旦旦地对你说,你走的时候我一定会去送你,即使不是送到火车站也会送你到校门口。你说不用了,有那份心就好了。我说不行我会去送的。你说你没骗我吧,我说没有。然而,今晚我却真的没...

  • 亲密的朋友 大学数年,最大的幸事便是结识了一帮臭味相投的哥儿们,其中又以老黄、大...

  • 互为知己或许是朋友关系中的最高境界,而男女之间要成为知己真的就那么难吗?有人说,千金易得,知己难求,我曾为人世间这珍贵的友情而感动和自豪,我为她对我的牵挂而激动和感激。但这一切都将永远远去,就像一本印刷匆忙有着许多错误的诗集。 在今年北京的一个春天的...

  • 19年前,我和英子家住在同一条胡同里,我们俩又在同一所小学的同一个班里。虽然她是班长,我是出了名的调皮鬼,但这并没有妨碍我们天天玩在一起。 那是一个冬天的下午,天阴沉沉的。虽然到了课外活动时间,但是也没有多少人愿意出去,教室里乱成一团。我在学校里呆腻了...

  • 我已经到了不能随便跟人讲自己年龄的阶段,但按人生的成长时期看,我还算年轻,而且依我的性格和经历,同龄的追求者也不在少数,但不知什么原因,至今却一桩好事未成。 男孩子们后来总结说,我就是喜欢比自己年纪大得多的男人。本来我是很不屑这种说法的。可有一天,俺...

  • 我虽已年近花甲,但仍有一个年轻的心境,每天热情奔放地学习和工作,对人生未来充满了美好的希冀。为什么会这样?首先,这应该感谢我的那些年纪与我相差很多的小朋友! 曾经有一度,我的心情很沉闷,总觉得人与人之间友谊淡薄,真情难寻。几十年来,见惯社会上一些弄虚...

  • 淡淡花香

    2022-06-20

    记得席慕容说过这样一句话:友情就像花香一样,还是淡一点比较好,这样才能够持久。我喜欢这句话,因为它恬淡的境界,美妙的哲思。 经常有朋友向我抱怨:我对某某那么好,那么细致入微,为什么他不能体谅我多一点?我说,不是他不够体谅,而是你要求的太多了。你付出了...

  • 飘着小雨的夜里,我写下这个题目。任思绪在无边的空气中回旋,让年轻的往事再一次将我包围。孤单的心流浪在冷清的街道上,想象着心中的另一个天空。现在的长沙还在下着雨吗? 曾有的故事一幕幕在眼前翻过,四年岁月里留下的点点滴滴是那样的繁琐,睡在我上铺的你给我留...

  • 甘共苦自以为不是个特别怀旧的人,却总是会在某种特别的氛围中,想起某些特别的人,以及与其有关的一些深刻或是已经忘却了的事 想起阿杜,是在我应邀去台湾省电台主持一档摇滚音乐节目的那天。当DJ小姐缓缓地将音量键推高,张楚那不羁的声音便又飘漾开来:生命像鲜花一...

  • 女人需要一个闺中密友,分享心事、宣泄苦乐,但谁都知道,对于女人来说,找到一个真正的红颜知己,实属不易。 我搬新居的时候,最担心的是女儿在新幼儿园里交不到好朋友。我倒不担心自己会没有朋友,虽然我是全职太太,没有知心的同事,但在我的新邻居中、在刚报的瑜伽...

  • 我和范喜儿成为密友的时候,大家都大跌眼镜。也包括我。 我知道他们都等着看我的笑话李敏静,你以为范喜儿找你做朋友是为何?红花绿叶,美丽的公主当然需要平凡的跟班 陪衬就陪衬。 我跟范喜儿出双入对,勾肩搭背,俨然一副亲密无间的多年密友。 女人间的友谊,本来是...

  • 女友陶儿,这两天正琢磨着给自己起一个英文名。今天她忽然笑吟吟地跟我说:阿伪,我想到了,May,五月。多好,又和美谐音。我想了想,很严肃地对她说:嗯,不错,你姓周,周的英文好像是chow,连起来念,正好是臭美。陶儿很不满:你就会胡咧咧。那你给我起一个呀。我说...

  • 红颜小传

    2022-06-20

    流光容易把人抛 人怕出名猪怕壮真是谬论。现今的人都哭着闹着要出名,而且还出名要趁早,大器晚成都不在考虑之列。 说什么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?哪个不是渴望着能长久站在风头浪尖上,还不忘喜笑颜开地高喊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! 我也觉得出名挺好。 自从林筱蓓走红...

  • 我和阿翔那时真是一种奇怪的关系,象哥们儿又象情人。 阿翔是科大的博士,英俊潇洒风流倜傥;不过他略显倦怠的神情,总是种玩世不恭的味道。最早的时候我和他也就是点头之交。后来我遇到很糟的事,在暑假空荡荡的校园独自哀伤,碰巧阿翔路过,带我到他寝室;找了干净瓷...

  • 虫,每天在自己的路上爬行,很自在。 草,每天在自己的土地舞蹈,很悠然。 虫与草每天都生活在自己的快乐中,毫不相干。虫没想过自己会与一株草有任何瓜葛,而草也没在意过那只爬来爬去的胖胖虫,一切过的那么自然!一天又一天。 有一天,虫突然觉得自己爬的很累,于是...

  • 那段时间,雨水缠绵滴答,天空是阴霾的,心情也是。从冬到春,我以蛰伏的姿态存在,一直延续至盛夏。 有一天,我决定冒雨出逃,当22路公交车穿过那段匍匐前行的路段以难得的速度前行时,久违的阳光竟然穿透了阴霾,朗朗地落在了我的脸上,透过被雨水冲刷过的车窗,我看...

  • 独身生活适宜于僧侣,因为爱的施舍先须注满一地,否则就难于普浇大地。于是在一个人的世界里 天马行空,独来独往非常惬意也是一种自己知道的感觉。 我坚持 不因只是一女子; 于是 一个人 一条路 走了很久,很远; 我无法预知道它的未来 那是一个神秘花园 月光洒落,满...

  • 小优妹妹

    2022-06-20

    我不知道具体的数字,但我的父母肯定为我妹妹的出生付了一笔钱。他们关心她比关心我多。他们爱她比爱我多。因为她是要钱的而我是不要钱的?这真不公平。 我对小优我妹妹的怨恨由来已久。有些人就像出生时带着光环一样,注定要被人关爱,没有任何理由就能要风得风,要雨...

总:100 页1234下一页尾页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